□本報記者鄧新建
  今年7月,一起傷害致死案發生一年後,在烏其坤·莫合買提的努力調解下,死者父親諒解了一名積極賠償的被告人,並主動向法院出具了刑事諒解書,被告人因此獲輕判。
  看著餐桌上維漢兩家人化解仇怨,烏其坤又一次滿足地甩開腮幫子吃起了羊肉串。“每當這個時候,我胃口就特別好。”烏其坤告訴《法制日報》記者。
  2006年起在新疆百豐天圓(廣州)律師事務所從事律師工作的烏其坤是維吾爾族人,儘管今年才35歲,卻在廣州地區的少數民族特別是維吾爾族同胞中有著很高聲望,“外出吃飯經常莫名被別人買單了”。因為這些年來他一直依托專業知識引導群眾依法維權,為維護社會穩定、促進民族團結而努力著。
  “剛來廣州時,看到有做生意的老鄉不懂法律,遇到一些矛盾糾紛就採取過激舉動時,我都會引導他們通過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烏其坤說。
  2010年5月上旬,烏其坤開完庭後乘坐大巴回律師事務所途中看到街上聚集了一大批維吾爾族同胞,現場比較混亂。
  “當時,現場聚集了一幫圍觀群眾,還有外國人在拍照。”烏其坤見狀馬上下車前往瞭解情況。
  烏其坤主動向現場表達訴求的老鄉表明身份:“我是律師,有什麼可以幫助你們?”有人認出了烏其坤,就把事件原委和盤托出。
  原來,這是一起涉及200萬元牛羊皮的經濟糾紛案件。領頭的維吾爾族老闆與廣州三元裡皮具城的王老闆以“先給貨後收錢”的模式合作了多年,但是最後一批貨發出後,維吾爾族老闆並沒有如約在兩個月內收到貨款,此後貨款一拖就是一年半,這位老闆就領著45名供貨的農民兄弟千里迢迢從新疆趕來“要說法”。
  瞭解到事情原委後,烏其坤當場表示無償幫農民兄弟把貨款要回來,並馬上聯繫了一位經濟能力較好的老鄉,把大家接過去住下。
  烏其坤先是針對王老闆的經濟能力做了調查,隨後領著兩名農民代表開始與王老闆展開談判:“我們查過你在海珠、番禺等地有好幾套房子,這說明你是有還款能力的。如果拖著不還,經過司法程序拍賣房產的話可能會貶值,那你的損失就大了。如果這事鬧大了,你的生意還怎麼經營下去呢?”
  烏其坤有備而來的談判收到積極效果,王老闆馬上簽訂了3個月內還清貨款的計劃,並當場支付5萬元給農民兄弟回家。此後,烏其坤一直監督王老闆直至其還清全部貨款。
  “得益於語言優勢,我與少數民族同胞溝通時提出的意見和建議,經常容易被當事人接受,能有效化解矛盾,避免事態擴大和影響社會穩定事件的發生。”烏其坤說。
  記者瞭解到,名聲在外的烏其坤還經常應邀跨市、甚至跨省協助調解糾紛。執業8年來,他已經為經濟困難群眾辦理法律援助案件60餘宗,當中也不乏漢族當事人。當有涉及維吾爾族當事人的案件時,他還經常無償為庭審工作擔任翻譯。“在辦案過程中,我除了為委托人提供高效優質的法律服務外,還積極引導委托人遵紀守法。”烏其坤說。
  烏其坤告訴記者,初到廣州時街上有不少被不法分子控制而行竊的孩子,現在幾乎看不到了,“因為很多人已經成功轉型了”。
  自稱生意人的年輕小伙艾買提找到烏其坤,委托其代理“表弟”盜竊被抓案。烏其坤在辦案時從戶籍資料中發現,兩人並非親戚。追問下,艾買提承認“表弟”是幫他搞錢(偷竊)的。兩個月後,艾買提又一次委托烏其坤為其“親戚”做代理律師。“原來是他的老婆和兩個老鄉又因為行竊被抓了。”烏其坤說。
  案件處理完後,烏其坤找艾買提談心:“盜竊可不是件光彩的事,還經常被抓進看守所,有沒有找個工作的打算?”艾買提說,自己以前學過烤羊肉,手藝還不錯,“要是能開個小店就好了。可是我不認識漢字,連店面都租不了”。
  從此,烏其坤去哪兒都留個心眼。不久,烏其坤在小北路發現一間適合做小吃店的門臉房,就幫艾買提租了下來,並免費為其起草租賃合同,協助他簽約、辦理居住證等。
  “艾買提的小店經營了3年,掙到錢後就回到新疆莎車縣的老家蓋房做生意了。”烏其坤告訴記者,不久前艾買提還給他打來電話問候。
  烏其坤說,在代理行竊問題少年的案件時,也有人主動向他訴苦自己是被騙來的,不願意再做小偷,想回家鄉。烏其坤就把他們領到新疆駐廣州辦事處安排返鄉事宜,還有一些沒有身份證的孩子,烏其坤積極與孩子父母取得聯繫,併在廣州當地派出所為其辦理臨時身份證,自己掏錢買票將其送回家。
  對此,烏其坤總是淡淡地說:“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我是一名律師,除了依法辦案,還應當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
  (原標題:“除了辦案,律師還應承擔社會責任”)
創作者介紹

美國名校代辦

ej13ejoeq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